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核心业务
公司新闻
行业动态
 
 
   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评论:市场化债转股为金融业大资管带来契机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7-03-13 16:28 点击量:

  为了给银行业市场化债转股及加强大资管营造良好的制度环境,还需尽快修改现行商业银行法中不合时宜的相关条款。基于“去杠杆、抑泡沫、防风险”的考虑,加强对大资管业务的统一监管、综合监管和穿透式监管,以确保所有金融机构的资管业务合规运行,积极支持实体经济,央行牵头“三会”正在制定统一的跨行业大资管产品标准规制。若能清理金融体系多层嵌套,降低金融杠杆,打破资管行业刚兑,无疑将为我国建立混业监管制度开一个好头。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要在控制总杠杆率的前提下,把降低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促进企业盘活存量资产,推进资产证券化,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加大股权融资力度,强化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财务杠杆约束,逐步将企业负债降到合理水平。无疑,市场化债转股在积极支持企业稳妥去杠杆的同时,也将敦促银行业资管加快升级,并为整个金融业大资管带来契机。

  《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已于去年10月由国务院正式发布,作为《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下称《意见》)的唯一附件,文件围绕降低企业杠杆率提出解决办法。既然是银行债权转股权,银行家们最为关心的自然是对银行业所产生的影响,并渴望借此将银行业表内资产尽快实现市场化运作,资产管理也要加快升级,以解决银行业表内资产单一化倾向严重、存量资产流动性弱及银行体系不良贷款迅速上升等问题。也正因为此,自去年四季度以来,银行业积极参与债转股,助资产质量预期改善。今年以来,各大银行更是积极布局和推进债转股。比如,此前作为本轮率先试点债转股的建行,已披露的债转股项目企业包括武钢集团、云南锡业、厦门海翼集团、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广州交通集团、重庆建工)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山东能源集团、焦煤集团等大型企业。再看工商银行,据介绍,截至目前已签了7单债转股的框架协议,涉及金额将近600亿。资料显示,目前市场化债转股签约金额已达4300多亿,实施金额400多亿。另据信达证券预计,本轮债转股不仅限于不良资产,潜在不良和正常类贷款也有望转股,预计规模能达5000亿左右。总体而言,预计本轮债转股的规模有望达到万亿。可以说,市场化债转股潜力巨大。

  对市场化债转股感兴趣的不只是银行,AMC(资产管理公司)行业热度去年以来也急速升温,“银行系+4+2”格局已经初现。这里所说的银行系,是指工行、农行、中行和建行已相继宣布成立专门从事债转股的资产管理公司,拟出资金额分别为120亿、100亿、100亿和120亿。在这些银行看来,与坏账核销、转让给外部资产管理公司相比,成立资产管理公司可将债转股收益内化在银行体系,银行自身可能承受的损失更小。由于权益资产由第三方持有,银行无须承担额外资本开支,有利缓解其资本压力。因此,银行更有积极性通过债转股加快不良资产处置。由此,市场预计银行自设的子公司或许会成为银行实施债转股的主要机构。而“4”是指经营时间较长的华融、长城、东方和信达四大资产管理公司;“2”是指去年底政策放松对地方AMC限制,允许符合条件的省级政府在原来一家基础上增设一家地方AMC。那么,在银监会松绑地方AMC之后,各路资本都在争抢进入AMC领域。进入2017年后,上市公司也加速布局AMC。这样一来,银行业通过债转股加快资产管理升级步伐的设想在实施过程中或充满竞争。

  更重要的是,市场化债转股毕竟只是银行业资管实现市场化、多元化、综合化与法治化的其中一个渠道。接下来,银行家们还将密切把握债转股与资产证券化、投贷联动及中国版信贷违约掉期(CDS)之间的关系,因为这些政策在2016年都已陆续开启,对商业银行加快转型升级、优化资产结构、推进资管业务创新都是很好的机遇。再说,随着国家对资管行业管制的逐渐放松,在扩大投资范围、降低投资门槛,以及减少相关限制等方面,均已打破了证券公司、期货公司、证投基金管理公司、银行、保险公司、信托公司之间的竞争壁垒,资管行业正进入深度竞争、创新、混业经营的大资管时代。在此基础上,多种资管机构相继创新开办了多元化的资产管理业务,形成了包括私募及公募基金、理财产品、信托计划、特定和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债权投资计划、私人银行财富管理、第三方财富管理、资产证券化等多元产品的格局,这大大促进了我国金融机构全牌照经营,资管业务也努力朝着混业、综合、跨界、穿透式的大资管方向发展。

  所以,下一步,银行市场化债转股的实施就得将投贷联动与债转股紧密联系起来,将债转股模式嵌入投贷联动的框架内操作。比如对于因亏损严重、负债过重、经营陷入困境而濒临破产的危机类企业,就可采取“不良资产+破产重整+资产重组”的模式;而对那些符合产业政策、成长性好、有并购重组需求但财务状况有待改善的问题类企业,则可采取“不良资产+债务重组+股权投资”模式。同时,商业银行也可积极争取债转股政策带来的结构性业务机会,尽早申请成立全资或控股债转股子公司。债转股子公司将来也有可能转型为银行股权管理和投资平台。笔者预计,传统的四大AMC以及商业银行新设立的资管子公司将成为此次债转股的主要实施机构。尽管由于监管政策收紧导致资管业务放缓,但业内仍对今年银行业包括债转股在内的大资管、大投行业务的发展保持乐观,甚至判断其将成为未来盈利的最大“突破口”。

  依据中国银行业协会最新发布的《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2016)》,大多数受访的银行家认为,做强理财产品、回归资管业务本质及发展以投资顾问为核心的财富管理业务将是银行业今后资管业务发展的主要方向。为了给银行业市场化债转股及更好地加强大资管营造良好的制度环境,还需尽快修改现行商业银行法中不合时宜的相关条款。基于“去杠杆、抑泡沫、防风险”的考虑,对大资管业务要加强统一监管、综合监管和穿透式监管,以确保包括银行业在内的所有金融机构的资管业务合规运行,积极支持实体经济。全国政协委员、央行副行长易纲上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正在研究大资管的管理办法。央行牵头“三会”正在制定统一的跨行业大资管产品标准规制。若能清理金融体系多层嵌套,降低金融杠杆,打破资管行业刚兑,无疑将为我国建立混业监管制度开一个好头,更能引导各金融机构的大资管朝着脱虚向实的方向发展。(作者系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最新、最全的资讯尽在点金人:www.dianjinren.com